在蒸发了1500亿市值之后小米将如何走出至暗时刻?

 

  7月10日上午9点24分,小米集团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雷军发了这样一条微博,迄今为止,已经收获了近8万个点赞,近8000条留言。

  经历了近十年的奋斗,“北漂族”小米终于在北京安家了,雷军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7月10日当天,小米收盘价9.59港元。去年小米上市的时候,发行价是17港元,截至7月10日收盘,跌去了43.59%。当初上市时,小米作为独角兽公司,市场估值1000亿美元,时至今日,已经不足300亿美元了。

  2018年7月9日,雷军在港交所对媒体说:“要让在上市首日买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。”现在,不少投资者在网络里追问:“雷军,当初的承诺现在还算数吗?”

  1991年,雷军加盟金山,是金山的第六名员工。到了1998年,29岁的雷军正式出任金山公司总经理。

  多年以后,红衣教主回忆起这段往事时,十分感慨地说:“当时对我来讲,雷军算是传奇人物。我每天要挤3个小时公车上班,而雷军那时候就已经开上一辆白色桑塔纳,就像今天开一个卡宴。”

  “在我们这一拨人里,他出道的时候,也许丁磊、马化腾都刚参加工作,没准陈天桥还在学校呢,我也刚毕业参加工作。按世俗的标准,他更早获得了社会的认可。实话说,从江湖辈分来说,他比我们要高,他应该可以赶上算求伯君那一代,和杨元庆,和当时中关村的这些人是齐名的,我们互联网这一拨人只能算第二拨。”

  雷军在金山工作了16年,这16年中,金山一直在冲刺IPO,然而金山的上市之路非常不顺。

  从香港创业板,到深圳创业板,再到深圳主板,再到纳斯达克,金山屡败屡战,碰得头破血流,一直到2007年10月16日,才得以在香港主板上市成功。

  16年的时光如白驹过隙,然而中国互联网江湖早已沧海桑田。2007年金山上市成功时,阿里市值已经15亿美元,百度市值近40亿美元,与这些后起之秀相比,金山的市值不值一提。

  多年以后,雷军提及这件往事时说:“我1989年就出道了,也属于老革命,但是朋友们就觉得,你看雷军这么拼命也就干成这个样,本质上雷军也行,战略能力差了一点。听到这样的话,我很不服气。”

  我们这一代人,经过十多年的寒窗苦读,从千军万马中闯过了高考的独木桥,背井离乡来到举目无亲的一线,过着苦行僧式的生活。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?

  有人说,都是为了赚钱。是,赚钱是一个重要原因,但更重要的原因是,漂在北上广深的这一亿多人都是当代最想实现自我价值的中国人。因此,每当遇到艰难险阻,每当遇到重大挫折,我们这些“漂移族”都会在心中默默地对自己说:“我不能这样就放弃,我很不服气!”

  那些年他投了30多家公司,其中有不少后来都成功上市了。比如YY多玩,2012年上了纳斯达克,雷军获得了差不多113倍的账面回报。

  作为天使投资人的雷军是成功的,但这并不是他的理想。在思考数年之后,雷军还是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企业家,这一次他要做一家百亿美元级别的公司。

  2010年4月6日,雷军在中关村保福寺桥银谷大厦807室,召集了14个同道中人,大家一起喝了碗小米粥。当日,这家名为“小米”的公司就开张了。

  2011年8月16日,雷军身着黑色T恤和深蓝色牛仔裤,站在798艺术中心北京会所的舞台中央。这一次,他的身份是小米科技CEO,他带来了“一款顶级智能手机”,对台下的观众们讲述了它的诞生。

  大屏幕上播放的短视频里,乐淘的毕胜、多玩的李学凌、凡客的陈年,一众互联网明星们纷纷扔掉了自己的苹果,对着镜头大喊:“我们要小米。”

  乐淘、多玩和凡客,都有雷军的投资,视频里的场面显得有点假,但确实带动了现场的情绪。

  在金山的16年里,雷军对“人定胜天”、“天道酬勤”之类的道理深信不疑,但BAT们从诞生到彻底超越金山都只用了不足5年的时间。

  事实证明,仅仅有“道”还是不够的,必须还要有“术”的助攻。没有理想主义精神的人是咸鱼一条,但纯粹的理想主义者通常也是一条咸鱼。

  雷军选择手机这个赛道,说明他已经想通了。他后来曾经说过:“金山就像是在盐碱地里种草。为什么不在台风口放风筝呢?站在台风口,猪都能飞上天。”

  不过,看中手机赛道的人有很多,最终成事的不多。现在回头再看,那些年领一时风骚的手机品牌多如牛毛,但现在活下来的,也不过是华为、VIVO、OPPO和小米而已。

  当时,小米科技发布Note及后续的顶配版机型,试图冲击高端市场,可惜用户并不买账。2015年,小米手机销量6654万台,未能完成之前既定的8000万台的出货目标。

  2016年,局面并未改善,小米的出货量反而再次遭遇断崖式下跌。小米手机全年销量只有5541万台,居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第五位。遥想当年,小米的出货量可是第一位的呢!

  对于手机行业来说,销量是关乎企业生死的生命线,一旦销量开始下滑,通常都意味这家公司离死不远了。诺基亚如此,摩托罗拉如此,魅族如此,HTC也如此。

  雷军生于1969年,2016年时,他已经47岁了。古人云,五十而知天命,47岁的雷军此时已经深刻感受到了天命的力量。

  2016年,雷军去掉了销售KPI,对公司的下属们说:“做人呢,开心就好。”10月里,他请老员工吃饭,席间说:“不管外界怎么看我们,我们今年肯定比去年强大,比前年强大,比大前年强大。”

  心态上,雷军越来越佛系了。当初金山上市屡败屡战,雷军七年里天天加班到深夜,焦虑感显而易见。金山上市之后,雷军并不满意,于是才有了小米。但当小米走到这样的艰难时刻,雷军好像已经完全想开了。

  2017年2月,雷军参加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时自嘲说:“我都躺在地板上了,没有人能击败我了。”

  2016年开始,小米整顿供应链,请明星代言,又布局线下和海外市场,并重点开发了印度手机市场,多管齐下,终于渐渐扳回了局面。

  2016年,小米最终赚到了18.9亿元净利润,而之前的2015年,小米亏损3.03亿元。

  2017年10月,雷军把小米的预期销量从年初的7000万台上调到9000万台。2017年,小米净利润53.6亿元。

  迄今为止,小米是唯一一家在遭遇销量大滑坡之后,还能从低谷中重新走出来的手机制造商。小鱼儿主页域名请记住

  但是,2018年7月9日之后,小米再度遇到了新的难题:自小米上市以来,股价整体上一直处于下跌趋势之中。

  2018年不是证券市场的好年份。A股在2018年1月涨了一波,随即一路下跌,跌势一直绵延到年底,而港股市场的走势也大体相当。

  小米的股价,也从当初22.20港元的高位跌到了2018年底的12.92港元。

  2019年1月,小米开年会,雷军说:“同学们,可能每个人都感受到了,冬天已经来了。2019年我们即将面临最严峻的挑战,没有一丝一毫盲目乐观的余地。”

  2019年,A股、港股都出现了一波相当可观的上涨,但是这些对于小米的股价来说不过是一次反弹。4月之后,小米股价又是一路狂跌,竟然跌破9港元,创出了新低。

  这是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。一方面各种新生事物层出不穷,另一方面许多一度辉煌的东西瞬间就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之中。这是一个荣耀的时代,也是一个残酷的时代,只要稍有松懈,再伟大的公司也会被时代的洪流冲击得无影无踪。

  冬天来了,过冬的小米大刀阔斧地调整着组织结构,强化了线下渠道,还梳理了产品线,但股价依然跌势绵长。

  当初上市的时候,雷军说:“好的公司靠利润,伟大的公司靠人心,小米要做伟大的公司。”但资本市场只相信数字,不相信鸡汤。

  今年1月17日,小米花了6000万港元做了首次回购,股价迎来了一波上涨,从9.8港元一直涨到了12港元以上。但是好景不长,4月底开始,又是一波惨烈的下跌。

  根据3月19日小米发布的财报看,小米2018年总收入为1749亿元人民币,同比2017年增长52.6%;调整后净利润85.5亿元,同比增长59.5%。

  智能手机全年收入1138亿元,同比增长41.3%,小米全球手机出货量达到1.19亿台,同比2017年增长了30%。综合计算下来,2018年小米手机的客单价为958.72元,相比2017年的881.3 元有了明显提升。

  国际市场方面,小米的收入达到了人民币700亿元,同比增长118.1%,海外市场的收入的营收占比从2017年的28%升至40%。这跟小米在海外市场的表现离不开关系,东南亚市场上小米在多个市场领先,曾道中生活幽默解玄机,其中印度连续六个季度保持了手机出货量第一,小米在西欧也实现出货量同比增长415.2%,排名第四。

  小米的电视业务增长同样迅猛,2018年全球出货量840万台,同比增长225%,在印度市场也保持着线上出货量第一的好成绩。

  根据5月22日小米公布的2019年Q1季度财报显示,小米2019年第一季度的利润增至人民币32亿元,经调整净利润同比增长22.4%至人民币21亿元。

  根据IDC数据,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共计14.049亿台,同比下降4.1%。这意味着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已经正式步入负增长时代。

  再也没有什么“共赢”的好事儿了。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,如果你不能胜出,就意味着你会被淘汰。

  华为的余承东说:“未来全球只会剩下三个手机品牌,其它一律都会慢慢被淘汰。”

  这话或许有些武断,但大趋势确实如此。金立、魅族、美图、锤子……这些手机品牌一个接一个地离我们远去,再过几年人们会连它们的名字都想不起来。

  全球市场上,三星多年稳居销量第一,苹果做了这么多年的二哥,最近地位也面临着华为的挑战。苹果尚且高处不胜寒,更遑论其他品牌。

  雷军早已提出,小米手机不会去赚硬件的钱。小米是希望在拿不赚钱的智能手机赢得大量客户之后,用利润丰厚的互联网服务来完成商业模式的闭环。

  逻辑上来说,互联网公司的市盈率显著高于制造业,其盈利前景也更被投资者看好。如果小米真的能被市场定义成互联网公司,那么股价或有重见天日之时,但如果小米不能真正被投资者视为互联网公司,那么它不过就是一家手机制造商而已。如果按照制造业企业的估值水平来算,那么它的股价现在仍然没有跌够。

救世网香港马会| 天下彩票免费资料| 香港六合管家婆| 神鹰心水论坛高手论坛| 香港马开结果香港马马| 开乐彩今日开奖结果| 香港马会免费图库| 香港王中王小鱼儿论坛| 下载香巷六全开奖直播| 铁算盘内部三肖一码|